拟IPO企业“用工”审核重点关注事项全解析(三)——劳务分包

作者:饶春博律师团队

如本系列第二篇文章所述,劳务分包系规范的法律概念,特指建筑工程领域的劳务外包,同时也是建设工程领域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的分包方式之一。对于纯建设工程领域企业或者存在施工环节业务的企业,劳务分包不仅涉及法律合规问题,也是影响成本计量确认的关键事项之一。因此,劳务分包历来都是前述企业IPO审核关注的重点、难点和痛点。因此,本篇专门对拟IPO企业劳务分包有关的审核重点关注事项予以解析。

拟IPO企业“用工”审核重点关注事项全解析(二)——劳务派遣与劳务外包

作者:饶春博律师团队

我们在第一篇《拟IPO企业“用工”审核重点关注事项全解析——劳动合同用工》中重点解析了劳动合同用工审核重点关注事项。除劳动合同用工外,实践中很多企业还存在外部采购劳务服务的用工方式,如劳务派遣、劳务外包、劳务分包等。从广义层面理解,劳务派遣、劳务外包、劳务分包,都是企业“求诸于外”的用工方式,都属于劳务“外包”,三者具有联系但又有区别:“劳务派遣”是《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的用工方式;“劳务分包”是《建筑业企业资质管理规定》等规定的建设工程领域分包方式之一,二者均属于规范的法律概念;而“劳务外包”目前尚无法律法规明确对其进行定义,更多属于事实概念。

拟IPO企业“用工”审核重点关注事项全解析(一)——劳动合同用工

作者:饶春博律师团队

企业成功上市需具备“天时”“地利”“人和”。企业对“人力资源”的合规组织与利用,即属于重要的“人和”因素之一。企业筹措人力资源无外乎内在积累和外部借力两种途径。内部解决方式为劳动合同用工,该等用工方式下,劳动者听从用人单位指令劳动,从用人单位获取劳动报酬,劳动者依附于用人单位。外部解决方式则表现为通过市场化途径向人力资源供应商外购劳动力,如劳务派遣、劳务外包、劳务分包,该等用工方式下,平等主体之间就劳动作业达成合意,分工协作完成一定工作任务,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不形成依附关系。

操纵证券市场案件中,场外配资“金主”的罪与罚系列之一——出借资金和证券账户行为的法律分析

作者:洪灿律师团队

在操纵证券市场、信披违规、内幕交易等证券违法案件中,甚至是普通的股票账户进行合作炒股等“委托理财”过程中,都活跃着场外配资的灰色身影,作为场外配资的金主,其出借资金和证券账户的行为的法律风险的边界在哪里?其究竟应该承担何种法律责任?在发生法律风险以后,“金主”们该如何依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浅析商标侵权案件中类似商品的认定规则

作者:李梦琳、王宗鹏

本文着眼于商标侵权案件中构成类似商品或服务的判断,分析司法案件中认定构成类似商品或服务的规则和思路。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

上市公司股权激励计划方案及创新性案例简述

作者:廖金环

A股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可以采取的方式包括限制性股票、股票期权、股票增值权、子公司股权激励等。根据科创板及创业板的股票上市规则,科创板、创业板上市公司限制性股票可以分为第一类限制性股票和第二类限制性股票。

企业合规第三方监控人履职应“有所为有所不为”——以污油水系列合规案件为视角

作者:徐孟君、施俊侃等

2022年4月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会同全国工商联专门召开会议,宣布“全国检察机关全面推开涉案企业合规改革试点”,这将推动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强合规建设,并深化对合规第三方监督评估机制的探索。

谈谈境外发行美元债的补充增信

作者:丁芙蓉

近几年境外发行的中资美元债快速扩张,受到监管趋严及市场调整的影响,过去一年很多中资美元债出现延迟兑付、甚至躺平不予以兑付的情况。下半年房产市场的融资环境趋暖,不少房开商近期纷纷开展对拟到期美元债的展期重组。担保措施是债权正常履约时的强有力保障,在美元债发生违约时更是投资人的救命稻草,投资人应趁债券重组、发行人愿意让利以促成重组成功的契机,寻找更加有力的补充增信方案。 本文在对境外美元债发行担保结构进行分析的基础上,结合作者近期处理的两单房开商实控人对境外美元债投资人提供补充增信的处理经验,对有关增信方案进行探讨。

《中央企业合规管理办法》推行背景下国企合规现存问题分析与企业合规未来发展建议

作者:徐孟君、施俊侃

《中央企业合规管理办法》将于2022年10月1日起正式施行,新规对国企合规工作提出了哪些要求?本文拟通过对部分大型国企现有合规管理建设工作的观察,分析一般共性问题,为国企合规的未来发展建言献策。我们认为,这些共性问题也是民企面对的问题,所以本文也是值得民企借鉴的。

国资担任合伙制基金GP的解读

作者:杨薇

近年来,由于政策导向原因,国有资本主导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项目呈快速上升趋势。基于国有资产在监管上的特殊性,当强监管的国有资本遇上市场化的私募基金投资,争议点便呼之欲出,其中之一就是:国资能不能做基金普通合伙人?